长夜余火网

字:
关灯 护眼
长夜余火网 > 最爱你的那十年 >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天的不眠不休再加上现在的人去楼空,蒋文旭瞬间就被抽去了身体里一直坚持走下来的那点鲜活的生命力。但他清清楚楚的知道,他还不能倒下,至少现在不能。
  
  蒋文旭有些后悔自己当时走的果决,至少应该找人从这边远远看着事情的发展动向。
  
  自从贺知书离开,蒋文旭最常体会到的就是身不由己的无奈和无计可施的痛苦。后来他不止一次的回想起贺知书走的那天给自己的那么紧的一个拥抱,蒋文旭总会幻想,如果那一天自己没有离开,他牢牢的看住贺知书,不离开他半步,是不是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没有人能告诉他。
  
  如果有人愿意告诉他,十四年前就会问问他,你带贺知书走能给他幸福吗?四年前就会问问他,你流连欢场作弄人心,对得起贺知书为你吃的苦掏心掏肺的真情吗?问问他,你的心到底是肉做的还是石头做的,怎么能对最不能辜负的人这么残忍?
  
  如果有一个人能提醒他哪怕一句,蒋文旭也不至于一错再错,错上加错。
  
  蒋文旭现在已经要被自己的愧疚和恐惧击垮。他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能做什么。
  
  白天的时候他和宋助理一起找各种关系去打听人,晚上的时候蒋文旭就自己在车里睡,守着这个贺知书曾经生活过的茶园。
  
  第四天的时候出现了转机,在蒋文旭马上要奔溃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人。
  
  是艾子瑜。只有他一个人。他穿着黑色长款单风衣,手边只拖着一个小小的旅行箱,半个月没见,脸竟瘦了一圈,憔悴的蒋文旭都没敢认。
  
  艾子瑜回来的时候是上午,蒋文旭还没走就看他打车回来。蒋文旭都没多想,飞快的推开车门冲过去,步子踉跄。
  
  “艾子瑜!艾子瑜,知书呢?贺知书去哪里了?他在哪个医院?啊?你说话啊,你回来了谁照顾他呢?你说话啊!”蒋文旭的状态不比艾子瑜强,他语无伦次的发问,眼睛里盘虬着密密麻麻的血丝。
  
  艾子瑜似乎才看到蒋文旭,他的眼睛从蒋文旭身上扫过去,不带太多情绪的一眼,不是不痛恨不厌恶,而是悲伤到麻木的一种情感的滞涩。
  
  艾子瑜的手在虚无里空空的拥了一把,他自言自语的重复了一句:“知书…知书在哪儿呢?”
  
  艾子瑜的声音很轻,每一个气音的发出都像是撕扯着声带的血肉钻出嘴唇的:“他走了…在我怀里,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冷下来的…”。
  
  无边的寂静。蒋文旭有那么一刹那以为自己失聪了,他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他张了张嘴,半点声音都出不来,那一刻世界都默然无声,只有呼呼的风声从耳边掠过,带走眼前所有的所有的颜色。
  
  就像录像带被取消暂停,蒋文旭突然冲过来扯住艾子瑜的领口,他的眼睛红的像一头全无理智的野兽。蒋文旭的声音几乎不像人声,他的舌头被牙齿无法控制的颤栗咬的鲜血直流,每一个字都带着血和伤痛:“你骗我!你骗我!不可能!”
  
  “你说他很好的…你不是说能照顾好他的吗?所以你在骗我对不对?你把他藏起来了是不是?求求你了…不要吓我…我求你,”蒋文旭膝盖一软,竟生生跪在了艾子瑜脚边:“你说你是骗我的,我再也不在你们面前出现,你快说啊!”
  
  艾子瑜一把把蒋文旭从地上拽起来狠狠地给了他一拳:“自欺欺人很有趣吗?!贺知书没了…他…他走了…”艾子瑜颓然松开蒋文旭的衣服,低头的那一刹那眼角滑下一道水痕,情绪几乎压抑不住。
  
  贺知书一个星期前就没了,艾子瑜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冷静淡漠的去处理完全部的后事。他亲眼看着贺知书从一个沉睡着的人变成轻飘飘的一捧灰,半滴眼泪都没落。那时候艾子瑜都为自己的凉薄心惊。
  
  可现在,再次站在这个园子的时候,看着那个二狗曾经掉下去的水池,看着二楼窗口给贺知书置办的摇椅和毛毯,看着那一片死去的茉莉。他的心痛起来,连着三天前厚积薄发的无法承受的伤痛。
  
  对面的男人问他,贺知书去哪了?问他,你不是说要照顾好他吗?
  
  眼泪忽然就没办法承受了。这是他在贺知书去世后第一次哭,当着蒋文旭的面。
  
  蒋文旭愣愣的向后趔趄了一步,他勉强站稳然后惨笑出声:“我不信…我不信贺知书会离开我…他,他…”蒋文旭想,贺知书就算走,也不可能连最后一面也不让自己看到啊…
  
  艾子瑜看向蒋文旭的眼光冷的像把淬了毒的刀,他幽幽出声反问:“不会吗?害他到这个地步的人是谁?”
  
  蒋文旭的身躯一颤,如遭电掣。
  
  “你知道吗?知书除了对他自己后事的安排别的什么遗愿都没有留下。这世界就像半点都不值得他去留恋,”艾子瑜苦笑,表情比哭还难看:“那蒋老板知道知书最后留下了什么东西吗?”
  
  “只有他最初来到杭州时穿的一身衣服,还有一张卡,一张存了十五万的卡!”最后一个音突兀的提起来,尖锐到阴毒。艾子瑜去扯蒋文旭,两个人都踉跄着乱了脚步:“十五万!一块好点的墓地都买不起!蒋文旭…你好狠的心!”
  
  “他跟了你十多年,折腾出一身一心的病,临了临了了身上连一块墓地的钱都没有?蒋老板你告诉我,你在情人身上花过的钱有没有十五万?!”
  
  蒋文旭已经说不出什么了,他的唇成了惊惧过度的黑紫色,脸上却半分血色都没有,他的话在嗓子眼里出不来,硬生生呕出一口血来。
  
  宋助理来的时候只看到独自一人的蒋文旭,捧着胸口,衣服上全是血迹的蒋文旭,口里含糊不清的念着“有人告诉我…贺知书没了…”的蒋文旭。
  
  蒋文旭还是倒下了。
  
  宋助理忙打了120送他去医院,检查结果大致就是情绪过度加疲劳过度引发的胃穿孔。
  
  宋助理发现蒋文旭醒来的时候蒋文旭已经睁着眼看白花花的天花板不知多久了,那眼神破碎空洞,直让人心口发寒。
  
  “蒋总…您…”宋助理说不出别的话了:“不要太伤心了。”
  
  “给我订机票,我要回北京。”蒋文旭的声音虚弱淡漠:“知书只是气极了我曾经做过的混账事,我现在知道错知道怕,他是不是已经回家等我了?”
  
  蒋文旭用手背遮住眼睛,声音苦涩:“我刚刚梦到知书了,他说很想我…我一定会去见他…”
  
  “蒋总!”宋助理猛地打断他,他知道蒋文旭随时都在自毁的边缘:“您节哀。”
  
  “节什么哀?!”蒋文旭突然暴跳,他一把扯下手背上的输液器,骂道:“你们一个两个都只知道咒他!贺知书怎么可能死?他怎么可能不要我…”话说到最后,竟带了些哽咽的语调。
  
  蒋文旭几乎是哭腔了:“你们所有人抛弃我,贺知书都不会不要我的。”
  
  宋助理根本劝不了这样的蒋文旭,当天下午蒋文旭就独自坐上了回去的飞机。
  
  飞机起飞前的半个小时,蒋文旭的手机传来收信的铃声。他点开,赫然是艾子瑜发来的一条短信。
  
  “知书最后说,他要你好好活下去,他活着不想见你,死了也不想在跟你碰面。”
  
  除了艾子瑜,没人会知道这到底是贺知书的话,还是艾子瑜杜撰出的对蒋文旭最恶毒的惩罚。
  
  蒋文旭只是慢慢地关机,似乎全然不放在心上:“贺知书才不会死。”
  
  七个多小时后他已经站在了和贺知书生活了九年的公寓里。他轻轻喊:“知书,你回来了吗?”
  
  没有人回应他。
  
  蒋文旭也不恼,他亮起了所有的灯坐在沙发上,牢牢盯着门口。我曾经让你等过,从今以后换我等你…知书,我等你回家。
  
  蒋文旭轻轻摩挲着颈间挂着的戒指,笑的温柔:“玩够了早些回来啊…我真的想你啦。”
  
  蒋文旭坐在那个沙发上两天两夜,水米未进。他像失了灵魂一样看着那扇紧闭的门一动不动,不再微笑着自说自话,不再有生命的一点活力。
  
  最后意识昏沉中蒋文旭似乎看到那扇门开了,十七岁那年的贺知书穿着校服笑着冲他伸出手,身后开满了花。
  
  蒋文旭恍惚的笑着把手伸出去,轻轻道:“放学了,我们一起回家吧。”眼泪不受控制的刷就下来了。
  
  ----------正文完
  
  最后再说明一下,有四篇番外是附在个人志里的
  
  分别是蒋文旭的番外(贺知书走后的,纯虐攻)
  
  艾子瑜的番外
  
  宋助理的番外(第一人称视角看蒋文旭作死)
  
  李泽坤和程夏番外(高干攻&mb受,完整短文)
  
  还有随书送蒋文旭的信(可邮寄带邮票,钢笔手写体)
  
  想搜个人志可以去淘。宝文宣工作室
  
  个人志十二月二十二号停止预售,想拍还没拍的小伙伴要抓紧了。
  
  书大概最晚一月十二号就可以发货了。
  
  到现在特别感谢大家的支持
  
  很不舍
  
  但总有不散的宴席
  
  只要你有一天猛然想起曾经我和我的文出现过在你的世界,足以
  
  鞠躬。
  
  艾子瑜番外
  
  最初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往往自己是察觉不到的,但眼睛不管看哪里都最终看向了他的方向,再怎么不想承认都遮不去心头的悸动。
  
  艾子瑜对贺知书最开始是同情,得了这种病身边连个亲近的人都没有;接着是心疼,看他轻声细语的平和的问自己病情的时候,看他穿厚重羽绒服沉默的站在办公室门口等的时候,看他做骨髓穿刺疼的站不起的时候:后来是喜欢,看他抱着花盆手足无措又小心翼翼的模样,看他穿着厚重的羽绒服露出小半张脸的模样。明知道不对,但还是一点一点陷进去,连半分挣扎都来不及做出。
  
  后来艾子瑜每次想起贺知书,最先想起他的眼睛,大且圆,黑瞳仁多眼白少,湿漉漉的覆着层泪膜,看人的时候温柔且深情。接着想到贺知书的声音,轻且慢,一句话如果说的长些就会慢慢变成柔软的南音。
  
  最开始知道贺知书跟蒋文旭的时候艾子瑜心里不是没有失望,他气贺知书不该这么自己糟践自己,弄到这个地步都不见那男人有半点真心照顾。他也恨蒋文旭,拐带了这么温柔干净的人,在外面的心也一点不懂得收敛。可那时候注定没有艾子瑜什么事,他根本没有立场去掺合。他连让贺知书好好治病都要劝,连一句关心都要以一个医生的口吻去说。
  
  艾子瑜唯一能做的就是托了一切能托的关系去帮贺知书找骨髓,贺知书不在意自己的身体,可艾子瑜却不能不替他在意,贺知书每拖一天艾子瑜都克制不住一个医生的本能去算贺知书还能挺多久。他是真的心疼,每一次看贺知书做完化疗疼的一脸苍白的时候他都克制不住的想冲过去把他狠狠拥进怀里,想照顾好他,永远不会让他一个人承担这么重的负担。
  
  后来艾子瑜失控的一个吻打破了他们之间微妙的平衡,他并不后悔,只是在那么一个奋不顾身的时刻,艾子瑜才彻底了解到自己的感情已经深刻到什么地步。
  
  所以放不了手,堵上前程和未来带他走。哪怕知道自己最后注定结局痛苦,也沉沦在那个苦涩但夹杂着欢喜和幸福的过程中不可自拔。
  
  他们走下来的每一步都并不容易。艾子瑜知道贺知书心里有人,想忘都忘不掉的那种,十四年的爱恨纠葛,铭刻在骨肉里的除了爱情还有本能。艾子瑜不是博爱到可以根本不在乎这些的圣人,可他舍不得抽身出去让贺知书独自煎熬挣扎,他想,如果一个人的痛苦两个人承受,落在贺知书身上的或多或少是不是可以减轻一些?
  
  其实艾子瑜从不觉得自己为贺知书做过的事有多辛苦,他也没想过回报,只是偶尔会想想如果贺知书能真的喜欢上自己一点就太好了。
  
  艾子瑜后来渐渐了解到贺知书的心其实比他想象的更细腻柔软。贺知书也在很努力的学着接受自己,把心敞开了一个小豁口。
  
  贺知书从没有在口头上和艾子瑜达成过一个“在一起”的约定承诺,也没有说过一次爱和真心。但不知道为什么艾子瑜一直很笃定,哪怕只有一个瞬间,贺知书心里也有过他。
  
  记得有一次贺知书晚上难受,艾子瑜陪着他硬是熬了一宿,第二天中午他自己撑不住从沙发上浅浅睡着了。那种睡眠并不安稳,能听见声音,可睁不开眼。艾子瑜感觉到有人为自己轻轻落了一层毛毯,那个人没有立刻走,在自己身边站了很久,最后却只是小心翼翼的把毯子又往上提了提,声音轻的像叹息,他说:“傻瓜…”两个字里竟然满满的全是心疼和怜惜。艾子瑜慢慢的睡熟。
  
  他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贺知书做好了饭。有菜有汤,贺知书就坐在靠窗的围椅中,只开了昏黄的一盏装饰灯在静静看书。那一刻艾子瑜突然有点想哭,他想,可能老天都不舍得一直辜负一个人的深情。你做过的事从来都不只是如过眼云烟说散就散了。
  
  艾子瑜觉得已经足够了,就算不把关系彻底确定下来,他们和情侣也没什么不一样的,贺知书不抗拒自己的亲近,甚至一直更努力的试图再接受自己一些。
  
  但艾子瑜却是越来越怕了,他根本都不敢想如果有一天贺知书走了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他做了十几年的医生,却救不了最爱的人的生命。
  
  艾子瑜永远都忘不了贺知书生日前那一晚,他们明明是最亲密的姿态,十指纠缠身体交融,可自己的心却那么疼。他亲贺知书眉眼时流的眼泪把贺知书的脸都打湿了,那一瞬间他只想把贺知书抱紧,紧到能困住这个人跟他一起长命百岁白头偕老。
  
  贺知书的生日过的似乎很开心,他和自己再谈起蒋文旭已经很平静了,爱啊恨啊的占据了他半个短暂的人生,到现在也该放下了。只是艾子瑜却突然生出隐隐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走到终点。他不敢想,心底的恐慌却像清水里的一滴墨晕散的越来越多。
  
  后来想起来,这可能是自己生命里最后一个难得平和幸福的日子,以后的煎熬似乎已开始初见端倪。
  
  贺知书最后什么都没有留下,没有遗嘱,遗愿也只是关于如何处理自己的尸体。他走的那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勉强挣扎着清醒了片刻说想去二楼的落地窗前看看远处那块湖和花圃里的花。
  
  艾子瑜抱着他一起坐在柔软的长毛绒毯间,轻轻摸他的发和脸:“过完年就能开花了,你等一等好不好?”
  
  贺知书在他怀里浅浅睡着,表情没有太大痛苦,但眉头一直紧皱。艾子瑜抚平他的眉宇,声音温和无奈:“你说来看看景,说睡着就睡着了。”
  
  艾子瑜一直抱他到下午,贺知书已经不是睡眠了,是昏迷。屋子静的艾子瑜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他一遍一遍去探贺知书的鼻息。傍晚时艾子瑜突然看见贺知书似乎在开口喃喃,艾子瑜靠近贺知书的唇,听到了一句呓语:“放学了…我们一起…回家吧…”他看着贺知书,贺知书的脸上竟然有很清晰的一点温和的笑意。艾子瑜紧紧抱住他,一夜都没有松手。
  
  你能体会到那种感觉吗?你这辈子最爱的人,最心疼的一个人,无数次想怎么和他过好一辈子的人,在你怀里一点点失去气息和体温…那种感觉是种能让人绝望的冰冷和痛苦,是能落在一个人身上最重的惩罚。而让艾子瑜更无法接受的是,也许他爱的人最后的记忆里是没有自己的。
  
  贺知书的骨灰被撒进贝加尔湖,那里的景色很美,湖水静谧温柔。
  
  一个人的情绪在经受极大的冲击后最开始通常是被压抑住的。从贺知书走一直到从俄罗斯回来,艾子瑜一直都是似乎还未回神的漠然的状态。他还觉得,谁没了谁不行啊,我这还不是走出来了?
  
  他对蒋文旭的愤怒只是发泄更多,似乎只是彻底的将所有有关贺知书的东西全部隔绝。但当他重新走进那个房子,看见两个人的拖鞋,一对的牙具,卧室里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衣柜里他为贺知书置办的衣物…心终于疼起来,从连绵不断的细微疼痛一直到能逼人发疯的窒息一样的痛苦。
  
  贺知书走后,这房子的一切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艾子瑜毫无预兆的痛哭失声,那一刻他不像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的悲伤像几岁的孩子一样纯粹而真实。
  
  后来艾子瑜回了北京,他的钱包里多了两样再也没有少过的东西——一张十五万的卡,一张模糊的一个男人的照片。
  
  艾子谦得了一对龙凤胎,艾子瑜知道的时候特意去看。他哥把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抱给艾子瑜看:“长得很像你小时候吧?”艾子瑜笑笑:“我也不知道自己小时候什么样子啊。”
  
  艾子瑜是来跟他哥道别的,他已经办了俄罗斯的工作签证,想去那边常住了。
  
  艾子谦叹气:“你真不让人省心…又为了那个人?”
  
  艾子瑜点头又摇头:“我会照顾好自己。”
  
  艾子瑜的决定他哥永远都改变不了,艾子谦唯一希望的就是他能好。
  
  “常回来看看我和爸,还有你外甥和外甥女。”艾子谦叹气:“在外面照顾好自己…有合适的人试着处处也没什么。”
  
  艾子瑜不置可否,只轻轻笑了笑。
  
  艾子瑜带了一条狗四只猫和一段记忆重新生活,他不在记恨蒋文旭了,那条短信已经足够让那男人痛苦很久。
  
  艾子瑜太累了,他只想静静的慢慢的养好自己的伤。他对贺知书达不到蒋文旭那样猛烈的情感,也不至于痛苦到寻死觅活,因为他没做过错事,不曾背负愧疚和悔恨。有时候愧疚和悔恨加起来比爱还要重。
  
  他还是能过下去的,只是…这辈子再也不会爱上第二个人了。
  
  蒋文旭番外
  
  从杭州回来那几天蒋文旭自己在家差点没折腾死自己,也是宋助理打不通他电话不放心,直接让张景文去公司拿了备用钥匙来找人。
  
  蒋文旭醒来的时候脑子还不清明,热烈的阳光晃的他眼花,但他还是努力睁开了眼,声音虚弱的微不可闻:“是知书回来了吗?”他记得自己失去意识那一刻仿佛是看到贺知书了。
  
  张景文从病房配套的洗手间洗完手出来的时候听到这句话,他轻轻坐在蒋文旭旁边,语气平缓:“蒋文旭,你清醒一些,贺知书不在了。”
  
  蒋文旭出奇的没有激动,他只是疲倦的把头侧过去大半张脸都埋进枕巾,声音闷的发沉:“你要是和他们一伙的来骗我,就走吧。”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蒋文旭苦笑着补道:“放心吧,我不会在折腾自己了,我还要等他回来呢。”
  
  蒋文旭说的不是玩笑话,他真的开始耐着性子等,出院之后回了公司,按时吃药,待员工脾气都好了很多。他只是沉默了,很少在笑,目光落在远处的时候深沉的不见底,里面永远都是寂寞。
  
  他的鲜明的生命和爱情,似乎随着那场大雪被一起埋葬了。
  
  熬过这场冬的时候蒋文旭瘦了很多,他是真的看着老了,那种老不是褒义的形容一个事业有成男人的成熟稳重,而是…他永远的沉寂和身上笼罩着的阴沉的死气。
  
  蒋文旭身边再也没出现过任何一个男人女人,连礼节上的逢场作戏都没有,他每天都很准时的带着那只秋田回家。那秋田白天是公司里所有母性大发的姑娘和宋助理带,晚上是蒋文旭带。
  
  蒋文旭变了很多,其中一条就是不再讨厌带皮毛的活物。他有时候甚至会抱着毛绒绒的幼犬睡一夜,漫长的夜晚里有活物陪在身边,或多或少都能减少几分寂寞。
  
  他就这么行尸走日一样过了半年,人活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比死好多少了。
  
  夏天的时候蒋文旭和个攀关系的熟人谈生意,订的怀石料理,谈到最后请客的秃头男人和蒋文旭说还有人来。蒋文旭并不在意这些,垂眸看了看表,现在晚上八点,他只是还要早些回家。
  
  推拉门被侍者拉开,进来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没说话,被引着坐在了蒋文旭旁边。
  
  蒋文旭不太喜欢有人离自己太近,这才终于正眼打量了一下那个青年。脑子突然嗡的一声,他看到了一张,太眼熟太思念的脸。
  
  大眼睛小鼻子菱角嘴,皮肤很白,头发又黑又软,活脱脱就是二十出头的贺知书!
  
  蒋文旭的喉咙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他的眼睛泛起红,手指都在颤抖。蒋文旭在想,他今天似乎做了一个太真实的美梦。
  
  那个秃头男人看着似乎有门,谄媚的冲蒋文旭笑起来:“蒋总,等会让小远陪你出去玩吧,我这种老年人体力实在跟不上了。”
  
  那个叫小远的青年很温顺恭敬的唤了声:“蒋总。”
  
  蒋文旭的美梦哗啦就碎了,碎片划的他整个人都鲜血淋漓。那天蒋文旭发了很大的火,连一点征兆都没有就爆发了出来,他一脚踹翻了那个原木的矮桌,清酒和大福撒了一地,蒋文旭生生打断了那个秃头男人的两颗牙。他只觉得被羞辱了,就好像有人在他面前狠狠糟践了贺知书,蒋文旭打人的时候意识其实是恍惚的,他想,这贺知书还没死呢你们就给我送替身了?这是羞辱我还是咒贺知书?
  
  蒋文旭出那间包间的时候回头深深看了一眼那个青年,那张脸真的让蒋文旭胆战心惊,他还是放缓了语气:“你别怕,我不会对你动手。”蒋文旭折回来,俯下身拿手背轻轻摩挲着青年的脸颊和头发,声音和目光一瞬间温柔下来:“你告诉我好不好?这张脸是你自己的,还是有人动过了?”
  
  那青年被蒋文旭给吓坏了,煞白着一张脸断断续续的说:“…有人跟吴总说…说我和您逝去的爱人身型很像…吴总就给我出了钱按照照片做了手术…”
  
  蒋文旭的脸色突然很难看,表面的和煦都装不出了:“我的爱人没死,是出门了。懂吗?”他得到了回答,这一次毫无留恋的拂袖而去。
  
  如果这张脸天生就像贺知书,再借蒋文旭一个铁石心肠他都不舍得动,蒋文旭宁愿每个月找人给他点钱都不愿意那人拿着这张脸出去和人公关交际。可恰恰是有人刻意为之,蒋文旭就不能忍了。真正爱一个人怎么可能容得下所谓替身的存在?那么虚伪的情深是对爱情的亵渎。
  
  没出一个礼拜,就有人被划了脸。
  
  这件事之后蒋文旭发现了对自己来说更可怕的一件事——他梦不见贺知书了。从前偶尔梦里还是可以见到贺知书的,尽管大多时候都是隐隐绰绰看不真切,可好歹能见一面。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
  
  蒋文旭害怕贺知书是生气有人往自己身边凑,更是戒了一切跟情色沾边的饭局交际。但他就是梦不到贺知书了,半点法子都没有。
  
  蒋文旭开始酗酒,自己在家喝,往死里喝,他以为酒醉就可以在眼前幻化出最想见到的东西。最后还是没有用处。
  
  某一天蒋文旭醉了,在浴室里拿刀片划了一身的口子,意识昏沉间他似乎看到贺知书出现,看他的眼神满满的心疼和温柔。
  
  蒋文旭开始自残。
  
  张景文再见到蒋文旭的时候被骇到了,初秋的天气蒋文旭就穿上了严苛正式的西服套装,脸色差的像死人,周身环绕着冷寂颓败的气息。他确确实实还活着,可张景文心里清楚,贺知书的走把蒋文旭的灵魂都带走了,如今留下来的只是一个躯壳。
  
  蒋文旭不说,不承认,但他真的不心知肚明贺知书永远都回不来了?张景文知道蒋文旭在赎罪,蒋文旭容不得自己不痛苦,他甚至觉得只有永远的痛苦的等待才最适合自己。
  
  蒋文旭看着张景文:“再过两个月我就走了,世界各地去转转,公司麻烦你帮忙看着点,你自己看着给自己开工资吧。”
  
  “你幸好没一开口这公司都不要了。”张景文深深看他一眼,微弱的叹了口气。
  
  蒋文旭摇头,递过去一沓文件:“我舍不得…你也知道这公司其实都算是知书的。”
  
  张景文突然眼神一凝,蒋文旭伸手出来的时候张景文瞥见了他深色衬衣袖口晕湿的一片痕迹,靠近了恍惚可以嗅到血腥味。
  
  张景文一把扯住蒋文旭的腕子,强行把他袖子撸上去,一时竟怔住了——蒋文旭手臂上全都是深深浅浅的刀伤,有结痂的旧伤,也有还未止血的新伤,斑驳的交错在手臂上,触目惊心。
  
  张景文猛的推开蒋文旭,咬牙骂道:“你傻逼吧?!多大人了还学中学生自残自虐那一套?!你他妈作死吧就!”景文狠狠把手里的文件甩在地上:“你他妈现在知道当情圣了,人在跟前儿的时候你死哪儿去了?!”
  
  蒋文旭默默站在一边,神情莫测。任由张景文把办公桌上所有东西摔砸泄愤。
  
  一包东西掉出来的时候张景文怔愣的住了手,他一个大男人竟然都被震慑住了。他慢慢捡起那一小包装着白色粉末的透明胶袋,看蒋文旭的目光陌生又悲哀。
  
  景文连火都发不出来了,他久久注视着蒋文旭,轻声问:“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蒋文旭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了几下,他缓缓把头抬起来的时候张景文竟然看到了这个男人哭了,是那种极悲伤的哭,甚至到了只有咬紧牙关才能不发出声音的地步。蒋文旭压抑着声音,那种绝望的哭腔让人窒息:“景文…我…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贺知书不肯见我…梦里都不让我见一面…你知道吗,我只有醉酒后身心疼到极致才能恍恍惚惚见到他一眼。可我真的满足不了…吸毒的人不是都说可以在那个过程中见到最期望最好的幻境吗?只要能让我清清楚楚再见他一回…我死了又有什么为难?”
  
  张景文轻轻叹气:“贺知书又怎么肯愿意见到你现在这幅不人不鬼的模样?连这种东西都碰,贺知书活着不愿意见你,死了也嫌弃。”
  
  这不轻不重的一句话竟对蒋文旭杀伤力比当头一棒更大,他的牙齿都开始磕碰着打颤:“我还…还没有碰…你不要说了,知书听见又该怪我了…”
  
  张景文说不出别的什么了,他不知道这样的蒋文旭还能撑多久?他把那包东西放在自己兜里,疲倦的闭了闭眼:“以后再做傻事的时候…想想知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