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余火网

字:
关灯 护眼
长夜余火网 > 长夜余火 > 第七十二章 “地下方舟”

第七十二章 “地下方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旅馆营地内还有一些住客,应该是来往的走私商人和遗迹猎人,但蒋白棉没急着去和他们接触,毕竟人生地不熟,这里又流行警惕之心,对方未必愿意交流,说不定还因此产生一些不好的误会。
  
  所以,讲完旧世界那个故事的开篇,蒋白棉就让大家各回各屋,养精蓄锐。
  
  第二天清晨,他们简单用过早餐,开着老伙计,沿公园外的道路,来到了湖畔。
  
  这里已经停了一辆和环境很“融洽”的灰扑扑轿车,里面坐着个用薄纱布料套着脑袋的人。
  
  蒋白棉虽然知道这是警惕教派带来的红石集风俗,但看到这样一幕,还是觉得怪怪的。
  
  这个时候,商见曜心爱的小音箱内传出了一句歌词:
  
  “我去炸学校……”
  
  “停!关掉吧,该干活了。”副驾位置的蒋白棉望着前方,下达了命令。
  
  他们靠近之后,那个套着头罩的人摇下车窗,高声喊道:
  
  “跟着我!”
  
  “凭什么?”商见曜毫不示弱地回应道。
  
  套头罩的人愣了:
  
  “不是主教请你们来的吗?”
  
  “警惕之心永存!”商见曜喊出了“蓄谋已久”的口号。
  
  套头罩的人傻了,一时不知该怎么说服对方,但也不愿意就此放弃,回去请雷纳托主教过来。
  
  吉普车上的龙悦红不得不承认,当商见曜针对的目标不是自己时,他创造的“笑果”还挺不错的。
  
  蒋白棉决定不再容忍商见曜胡闹,打开车窗,大喊一声:
  
  “带路吧!”
  
  套薄纱头罩的红石集镇民松了口气,发动了轿车。
  
  沿着湖畔道路,他们往城市废墟边缘的山脉驶去。
  
  途中的路面似乎都有经过休整,没太大的坑洼和各种障碍物,近二十分钟后,他们出了“城”,来到了一个堡垒般的两层建筑前。
  
  套着黑色斗篷,戴着白底黑纹面具的雷纳托站在“堡垒”二楼阳台处,对白晨等人道:
  
  “请进。”
  
  “数据特征吻合,初步判断没有换人,还是昨晚那个。”蒋白棉比对了下辅助芯片内记录的内容,说了一句。
  
  在这个大家都不爱露脸的地方,她只能通过记录身体特征、声音特点和电信号数据来判断是否为目标。
  
  ——电信号并不能作为指纹、虹膜这类具有唯一识别性的东西存在,但每个人因为身体条件、运动习惯等方面的不同,电信号还是可能存在一定的不同,另外一方面,同一个人身体状况和当前动作的变化,也会导致电信号发生变化,所以,电信号数据仅能作为参考。
  
  得到蒋白棉确认,龙悦红等人才推门下车,跟着套薄纱头罩的“向导”进了那个看起来很结实的灰白“堡垒”里。
  
  此时,雷纳托已于二楼下来,在大厅等待他们。
  
  “这是你们的教堂?”蒋白棉饶有兴致地环顾了一圈。
  
  这里大量地使用红色,给人一种很危险,必须足够警惕的感觉。
  
  夹杂于红色间的是金黄,仿佛在代表某种神圣。
  
  大厅最深处的墙上画着一个巨大的符号,那是扇白色的门,门半掩着,后面一片幽暗,藏着个若隐若现的女性身影。
  
  “地上部分是。”雷纳托如实说道。
  
  “还有地下部分?”蒋白棉追问了一句。
  
  她并不介意被人看出来自己才是这个团队的首领。
  
  因为这样一来,真有什么意外,最先攻击的将是她,而她自问比其他成员拥有更快的反应速度和更高的生存概率,包括商见曜。
  
  此时的商见曜正在喃喃自语:
  
  “番茄炒蛋。”
  
  很显然,他说的是这里的配色。
  
  不过,他没有做抬手擦嘴角的动作。
  
  这让蒋白棉怀疑他在想念他的朋友小冲——这个疑似“无心者之王”的小孩有一套番茄炒蛋配色的衣服。
  
  雷纳托回答起蒋白棉刚才的问题:
  
  “地下部分可能是地上部分的十倍,属于迪马尔科先生。”
  
  “十倍?这是旧世界毁灭后修的,还是原本就存在的?”白晨代替“旧调小组”其他人问道。
  
  雷纳托简单解释道:
  
  “迪马尔科先生的先祖是一位末日论爱好者,认为灾难终将降临在地上。
  
  “他花费巨资,请了专门的人员,用了很多年,终于建成了一个足以供几百人生存的地下避难所,据说有足足十层。
  
  “他本人没能用上这个避难所,但却给他的后代留下了福音。迪马尔科先生的曾祖父靠着这个避难所,成功躲过了旧世界的毁灭和混乱时代的战争。”
  
  听到这里,龙悦红莫名有种释然感:
  
  原来旧世界不少人都有危机意识,提前修建有地下庇护所,公司和他们不同的地方只是修的大了点……额,大的过分了一点……
  
  雷纳托的讲述还未停止:
  
  “之后,他于死前皈依我主‘幽姑’,将地上部分永久租借给了我们教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