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余火网

字:
关灯 护眼
长夜余火网 > 长夜余火 > 第四章 清晨

第四章 清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组长!”龙悦红回答的比丁策还要大声。
  
  这是习惯。
  
  等到蒋白棉三人离开,白晨对田二河道:
  
  “你现在该安心了吧?
  
  “再睡一会儿,他们没那么快。”
  
  她的语气就像在安抚小孩子。
  
  “不等到他们进镇子,哪会真正安心?”田二河倔强摇头。
  
  他看着白晨,咳嗽了两声:
  
  “之前就想问你,怎么老围着这条围巾?”
  
  房间内有烧炉子,温度不是那么低。
  
  白晨神色微有变化,然后苦笑道:
  
  “有不好的东西……”
  
  田二河没有再问,半闭上了眼睛,仿佛精力已无法支撑,需要缓一缓。
  
  李正飞见状,将目光投向了商见曜,似乎想用闲聊的方式打发剩下的时间——这说不定能获取到更多的信息。
  
  然而,商见曜却用手指在嘴巴前做出拉拉链的动作,呜呜了两声。
  
  “啊?”李正飞一脸茫然。
  
  白晨隐有些猜测地试着解释道:
  
  “他的意思是,他不方便说话。”
  
  他可能是怕自己脑子一抽,破坏了这有点悲伤和凝重的气氛……白晨在心里补完了剩下的话语。
  
  商见曜重重点头,表示就是这样。
  
  见自己的猜测得到了证实,白晨看向商见曜的目光一下温柔了不少。
  
  她没想到这位精神有问题很是跳脱的队友,竟默默做了这么大的努力和牺牲。
  
  不过,白晨也莫名觉得商见曜的情况好像比之前又严重了一点。
  
  李正飞无法理解商见曜为什么不方便说话,只能认为这是比较委婉地拒绝透露更多信息的方式。
  
  他不得不转而望向白晨,可白晨却忙碌了起来,收拾痰盂,开门通风,将房间清理了一遍。
  
  不知过了多久,田二河醒了过来。他侧过脑袋,听了一阵,有些虚弱地问道:
  
  “外面是什么声音?
  
  “来了吗?”
  
  白晨几步走到外面的过道上,双手撑住栏杆,望向水围镇的大门处。
  
  那里还没有外来者出现,只隐约飘来“一二三四”“一二三四”的声音。
  
  “外面的声音是‘一二三四’‘一二三四’。”这时,商见曜模仿起了自己听到的内容。
  
  田二河的表情飞快变得柔和,皱纹依次展开:
  
  “是孩子们在做早操啊……”他笑着自语了一句,精神状态似乎一下得到了好转。
  
  …………
  
  沼泽外面,丁策跟着蒋白棉、龙悦红见到了“盘古生物”派来的队伍。
  
  那一辆辆闪烁金属和玻璃光芒的汽车,那一个个灰绿制服笔挺的战士,那一把把给人崭新感觉的武器,都让他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蒋白棉则微微点头,在心里对负责这件事情的人大加赞赏:
  
  “公司果然还是很有经验嘛……
  
  “知道类似的接收一定要外表光鲜,不战而屈人之兵……”
  
  …………
  
  水围镇,田二河房间外。
  
  白晨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被镇长催着到走廊上看蒋白棉他们有没有回来。
  
  终于,她看见了慢慢靠近镇子的车队,看见了熟悉的灰绿色吉普车。
  
  “到了!他们到了!”白晨连忙转身,对房间内喊道。
  
  田二河整个人瞬间放松了下来。
  
  他喘了几口气,侧头对李正飞道:
  
  “你把人手安排下去,维持好秩序。
  
  “等会见过面,就召集大家,公布这件事情。”
  
  李正飞已然起身,做出了回答:
  
  “马上就去。”
  
  白晨依旧停留在走廊上,双手按着扶栏,不断地回头给田二河报告情况,就像一个有点兴奋的小姑娘:
  
  “他们通过大门了。”
  
  “他们下车了。”
  
  “他们正排成队,从广场过。
  
  “大家有点点混乱,但很快就恢复了秩序。”
  
  回报到这里,白晨突然停住。
  
  她感觉房间内安静得可怕,没有一点回声。
  
  白晨转身望去,只见商见曜站在更靠近门的地方,表情沉凝地望着睡床,而田二河不知什么时候已缩了下去,从靠坐变成了躺。
  
  不好的预感瞬间涌现,白晨神色一变,飞快跑了进去,蹲在了田二河身旁。
  
  她看见镇长的脸已呈青黑色,没有一点光泽。
  
  她颤颤巍巍地伸出了手指,凑到了田二河的鼻端。
  
  过了十几秒,她猛地收回手,试探般喊道:
  
  “镇长!”
  
  这一次,再没有任何回应。
  
  白晨的视线一下就模糊了,双膝失去支撑,砰地跪到了地上。
  
  她失态地抓着床边,嗓音仿佛被堵住了大半般喊道:
  
  “爷爷!”
  
  …………
  
  一个个衣物混乱肮脏的镇民注视下,蒋白棉带着“盘古生物”派来的人通过了泥屋、砖房、帐篷混乱搭建的区域。
  
  刚走到升旗台,她忽然听到水围镇最深处那栋楼里传出一阵整齐而稚嫩的声音: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
  
  “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注1:引自《礼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