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余火网

字:
关灯 护眼
长夜余火网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六十九章 打破血脉枷锁

第六十九章 打破血脉枷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飞剑的速度十分块,三千里的距离也不需要太长时间。
  
  但陆青山并不着急,步伐平稳,而是不紧不慢,先行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之中。
  
  很快,一个消息传出。
  
  “灵乌是吗?要拿我当陪练?
  
  呵呵……谁拿谁当陪练还不好说呢。
  
  只是今日我舟车劳顿,有些累了,明日再与你一战吧。”
  
  这些话一传出,人们就都知道“青戈”已然回归,一场天骄之战一触即发。
  
  .......
  
  明月府。
  
  “小姐,姑爷回来了。”一个头上长有两根奇特犄角的魔族侍女匆匆走了进来,与身材高挑的嬴明月汇报道。
  
  嬴明月神色淡然,十分平静的应了一声,“哦。”
  
  看似毫无波澜,但心里是如何想的就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她已经认定鸿烈魔主就是她的弑母仇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而在见到陆青山这两天的惊人表现后,她心中已然是生出几分期盼----以他展现出的能力,或许还真有可能夺下界主之位,然后履行诺言,帮助她复仇?
  
  结果,才相隔一天的时间,她便是得知了青戈与嬴钧一起离城的消息。
  
  嬴明月心中自然是清楚嬴钧那边打得是什么主意。
  
  只是,她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便已经默认了青戈将会是要背弃与她的联盟,转而与鸿烈魔主联手的结局了。
  
  毕竟,相比杂血,庶女出身的她,显然是鸿烈魔主能给出的东西更多。
  
  嬴明月心思虽然没有特别深沉,但也不傻。
  
  她不会天真到认为“青戈”会有什么坚守,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还坚持着他们之间那脆弱的约定。
  
  她低下眼睑,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手掌却是紧握在了一起。
  
  “鸿烈魔主.......”嬴明月咬牙切齿道,心中恨意起伏。
  
  “姑爷是一个人回来的。”侍女并不知道太多的内幕,但她明白自家小姐和鸿烈魔主不大对付,肯定不愿意看见姑爷和鸿烈魔主那边的人走得太近,连忙高兴道。
  
  “啊……你说他是一个人回来的?”嬴明月猛然抬起头,错愕道。
  
  “是的,大家都亲眼所见呢,不会错的。”侍女肯定地点了点头。
  
  “难道,青戈并没有选择与鸿烈魔主合作……还是说嬴钧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嬴明月无法确定具体情况,但心中却是生出了一丝希冀。
  
  …………
  
  鸿烈魔主府。
  
  “嗯?青戈一个人先行回城,钧儿并没有跟他一起回来?”
  
  鸿烈魔主放下手中墨玉,看着前来汇报情况的手下,陷入了沉思之中。
  
  “难道,事情是出了什么意外?”
  
  假如按照他预想的那般,青戈答应了他们的条件,那青戈与嬴钧应当是一起回城才对,又怎么会突然分道扬镳?
  
  “他拒绝了我们的条件?”鸿烈魔主皱起眉头,这般猜测。
  
  但随后他又感觉不大可能,摇了摇头,自语道:“还是等钧儿回来,看看他是怎么说的吧。”
  
  .......
  
  陆青山回到剑罗王城的第一件事,便是应下来自灵王府纯血天骄,灵乌的邀战,以确保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回城时间。
  
  随后,他又在府邸之中等待了大约两个时辰,蓦然睁开了眼。
  
  “差不多了。”
  
  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足够保险了。
  
  他缓缓起身,再度离开府邸,离城而去。
  
  刚离开剑罗王城一小段距离,一道幽蓝色的剑光就是从地面上急掠而起。
  
  是早已在此等待许久的忘川。
  
  忘川剑身上,挟带着一枚朴实无华的幽黑戒指与一张明黄色的符箓。
  
  嬴钧的芥子与夏道韫所给的剑符。
  
  “竟然用了两张剑符吗?这嬴钧倒是有几分本事。”
  
  陆青山心中一动,揽过两物,同时将神念探入嬴钧的芥子中去。
  
  十个摆放整齐的玉盒映入他的眼帘。
  
  果然,嬴钧所拿出的血灵晶并不是所有的存货。
  
  他的芥子之中,竟然是有整整十枚血灵晶的存在!
  
  “这回绝对够了。”他喃喃道,十分喜悦。
  
  陆青山按捺住心中涌动不休的情绪,目光中闪过一抹警惕。
  
  不敢得意忘形,他动作迅速,将嬴钧芥子中装有血灵晶的玉盒,以及类似于金属矿物这些材料取出,转移到自己的芥子中。
  
  至于其它明显属于嬴钧的东西,其中包括诸多珍贵器物,别说截留,他甚至是连动都不动一下。
  
  最后他心念一动,属于嬴钧的芥子被他一弹,化作一道流光,径直飞出,落到荒野之上,入地三分。
  
  芥子中毕竟是一个魔帅的大部分资产,这般丢弃的确有点浪费。
  
  但陆青山心中并无太多可惜的情绪。
  
  ——魔族的手段他不甚了解,无法确保那些器物之上会不会有类似于印记之类的东西。
  
  若是有的话,将会给他带来无穷的麻烦与祸端。
  
  而要想避免这些祸端,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贪心。
  
  能得到这些血灵晶,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忘川在此时,已经是钻进了陆青山的身体中。
  
  “陆青山,这货可厉害了,还好我古乙乙机智勇敢。”他的心神中传来古乙乙的声音。
  
  古乙乙在眼巴巴地邀功道。
  
  “嬴钧的确很强,竟然是用了两张剑符才能拿下他。”陆青山点头赞同道,将剩下的那张剑符收了起来。
  
  夏道韫总共给了他十张剑符仿身,如今用了两张,还剩八张。
  
  “第一张剑符下去,他还生龙活虎,凶威滔天,幸好我有勇有谋,连忙祭出第二张剑符,这才顺利完成任务!”古乙乙再次强调道。
  
  “嗯,我知道了。”陆青山呵呵一笑。
  
  一张剑符没打死,那就再来一张。
  
  还真是“有勇有谋”……
  
  “陆青山!”古乙乙生气了。
  
  “我这还有八张剑符呢。”陆青山的意思很明白。
  
  “没问题,以后还有这种事,都交给我!”古乙乙顿时又不生气了,拍着胸脯大声道。
  
  ..........
  
  取到东西,陆青山再次返回剑罗王城。
  
  府邸的修行静室,隔绝一切气息与声响。
  
  一堆又一堆的的大量奇珍,此时正堆积在静室之中,闪着各色光芒。
  
  这些都是极其适合锻造魔兵的材料,是嬴钧收集来以提升自己本命魔兵的品质。
  
  如今都便宜他了。
  
  陆青山心念一动。
  
  嗡!
  
  碧绿的桃花兴奋地冲出体外,在空中微微抖动着剑身。
  
  它早就闻到味,做好准备了,就等着陆青山喊它呢!
  
  桃花悬浮在这些奇珍之上,剑身上闪着迷蒙的光泽。
  
  看着眼前这丰盛的“满汉全席”,桃花激动之情无以言表,在意念中向陆青山不断传递着自己的喜悦之情。
  
  陆青山微微一笑。
  
  剑修与本命剑本就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两者之间情感深厚,关系极为亲昵,相互影响。
  
  桃花如此高兴,他也本能的感到了一丝喜悦之情。
  
  “给我吃干净了。”陆青山像叮嘱孩子的家长一般,对桃花叮嘱道。
  
  嗡!嗡!嗡!
  
  “看不起谁呢?”桃花一副骄傲的姿态。
  
  它一直都是节俭不浪费且不挑食的。
  
  论“干饭”,它这一生不弱于人.....剑!
  
  “去吧。”陆青山放开对桃花的束缚。
  
  伴随着一声清越的剑吟,桃花剑身上光晕流转,猛然窜出,在这些奇珍灵材中游荡起来。
  
  “就懂得吃吃吃,哪像我古乙乙机智勇敢又能干。”古乙乙见到桃花在疯狂萃取灵粹的这一幕,不屑地哼哼道。
  
  自觉干了件大事的古乙乙,现在心中“优越感”极强。
  
  桃花的“饭量”惊人,且效率极高,吞吸发速度很快。
  
  灵材之中的光点不断逸出,融入到它的剑身当中去。
  
  半个时辰之后,那满满当当的所有奇珍就已经是化为渣滓。
  
  桃花也停下了吞吸的动作。
  
  嗡!
  
  “一点不剩!”桃花也在邀功。
  
  于此同时,冥冥之中,一道莫名的讯息传入陆青山的心神中。
  
  半成吗?
  
  他喃喃道。
  
  在先后吞吸了如此多的灵材之后,桃花距离进阶伪道器的进度,长了大约半成左右。
  
  路漫漫其修远兮。
  
  距离桃花进阶伪道器,还有一段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